首页 亦然视界 【亦然专栏】论艺术与土地(02)

【亦然专栏】论艺术与土地(02)

像大力神安泰一样,作家总是无法提着自己的头发上天,无法用自己的左眼望着自己的右眼,无法脱离火热的现实的生活,从而企盼一跟斗撞进神坛,浮出水面。实践证明,一切艺术只要脱离土地(星空)…

像大力神安泰一样,作家总是无法提着自己的头发上天,无法用自己的左眼望着自己的右眼,无法脱离火热的现实的生活,从而企盼一跟斗撞进神坛,浮出水面。实践证明,一切艺术只要脱离土地(星空),就会失去生活的依靠,艺术的源泉,飞跃的翅膀,直至灭亡……

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说过,一切存在的基本形式是时间和空间,时间以外和空间以外的存在同样是非常荒谬的。所以,我认为,在当下的一些文学艺术中,一切意欲超乎存在以外的存在,是不现实的,也是荒谬的,甚至是可笑的。





……总之,要想在艺术女神缪斯的菩提树下获得杯羹恩赐或者点滴蛇性,路只有一条,那就是向后转,走回去,自觉不自觉在今天,或者明天回归“星空”,回归大地,回归人民。

摘录自作家亦然获奖的抒情诗集《巴河的早晨》中后记,《还原诗歌的一个恒定坐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文化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whw.kim/?p=3568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 亦然

评价:理想世界的鹰、蚂蚁和大象。 名言:人生,就是不断地战胜自己的过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列表(1)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