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亦然视界 亦然代表作. 血·鸽子或者历史的拷问

亦然代表作. 血·鸽子或者历史的拷问

◎血·鸽子或者历史的拷问 ——抗日战争胜利纪念篇 亦然 题记: 只有经历地狱般的磨炼,才能炼出创造天堂的力量;只有流过血的手指,才能弹出世间的绝唱。____泰戈尔 &nb…

◎血·鸽子或者历史的拷问

——抗日战争胜利纪念篇

亦然

题记: 只有经历地狱般的磨炼,才能炼出创造天堂的力量;
只有流过血的手指,才能弹出世间的绝唱。____泰戈尔

          
我看见我总是看见一个岛国的罂粟
潮汐一样在无月光的夜晚漫过来
即使七十年后的今天仍然在我的枕边喘息
一波接一波酩酊的潮水淹没了来不及收割的日历
钢盔!从一个秋天的边缘囔囔上岸
天空喳的一声跌落下来。从此

那些日子那些缺氧的日子那些
海藻一样结满疼痛的呼吸
和那些被《暴力论》的浪花卷上沙滩的鱼
冲我大喊:我要呼吸!我要呼吸!我只要呼吸的权利!
我的家园我的生长着高粱玉米和鹧鸪声声的家园
象狮虎豹狼狗猫鼠在那里粗暴地展读
洪水过处。一遍狼籍

 


把肉交给狼群!一群拳头。骨节呻吟
在同一天接到命令——撤退。枪管
泪流满面地撤退一言不发地撤退!谁知抛妻别女
仍然跑不出豺狼无所不在的贪欲
饕餮者的脚步声破开一道又一道虚掩的城池和樊篱
松花江的渔网啊如何打捞那么多坠落的灯火和
绝望的眼睛?只有只有啊虎的怒吼
在雪野里颤栗

啊!你听!枪声枪声真的是枪声!一二八
捂着胸口负伤了。一枪痛在身上一枪疼在心底
长白山叶落风起在诉说着喷火的话语
一棵挺拔的树訇然倒下。屠刀目瞪口呆
试图解读永远无法破译的草根树皮和主义

敌后。雪就要吞没白山黑水
英勇而奔腾的血液啊呼喊着大地

              二
在逝水流年的岸边。七月七日
在硝烟中挺立。闪电!一道闪电撕裂了喋血的天空
谁还记得二十九军挺直的脊梁是如何
在枪声的平仄中前仆后继!扑灯蛾一样
没有没有接到任何命令乃至八百里加急
正义和火焰。一个瓶装的岁月倾倒在殷红的季节里
即使今天仍然飞奔着鼙鼓和马蹄

拍疼栏杆。拍疼月光。拍疼庐沟桥的风霜雪雨
狮子!有好多好多狮子从石桥栏杆上站出来
参与了那场红色的撞击……酗洒的螃蟹张牙舞爪。正义
在蓄谋好久的风中一个一个中弹倒地

陶瓷一样坚硬的民族己经退到生命的底线了
尊严就要流尽最后一滴的血
周松夏鼎秦砖汉瓦抛撒一地……
军号已经吹响了。冲过去冲过去啊
——我的同胞我的兄弟

               三
警报举着灯笼火把日行千里!穿过
宋。齐。梁。陈……热闹了几千年的旧时巷陌浆声灯影
是谁撕去了十二月十三日以后的日子?我问
回答我的是穿透历史的寒鸦声声

在逝水之滨。我以不可抑制的诗潮朗读着
祖先的荣耀。五千年的竹简甲骨还有那么多线装的书
水葫芦一样水葫芦一样啊在潮水中飘摇
一只找不到另一只手臂的手在找啊找啊!即使
翻遍黄浦江一叶一叶一叶叶悸动的怒涛
也找不到母亲的呼号

南京!我的南京!我亲爱的千年故都
您——您醒醒!!!

图片

在一个夜的黑的晚上。狼披着黑色的飓风
咣铛一声撞入民宅。狞笑在腊梅和雪一样洁白的野外奔跑
是谁见证了那一段被撕碎的历史?是谁
在黑色的六个星期喂饱了永远直不起腰杆的屠刀
三万平方米的遇难同胞纪念馆啊
三十万无法安置的生命

罪恶。枭一样的目光在通衢大街上开放!温馨的家园
堕入蛇的股掌……田野里疯长着野兽的淫笑
我看见五千年文明被反剪着手臂押赴刑场!孩子啊
我们的孩子在尸体堆里哭喊着妈妈
父兄的目光像秋天的柿子在铁丝网上燃烧

虎吼雷鸣。落叶萧萧
鸽子啊!安魂曲在云端里咆哮

                四
读不懂藻类如何被黑色的海涛吞没
蝼蚁在没有洞穴可居的沙滩东奔西突
我想起我想起七十多年前屠夫拖着一个大棒
牛听话的目光被五花大绑。嚎叫。终于来不及跑出咽喉
头早已西瓜一样劈开。赤橙黄绿青蓝紫……
满地飘瓤。残秋流淌

爱情在二十世纪的春  夏  秋  冬
蜻蜓一样来不及展开折叠的翅膀。我敢说
一粒子弹就已洞穿那还在做梦的心脏。刀光像月光一闪
薄如蝉翼的刃就穿透蚯蚓一样有颈动脉蠕动的弄堂!即使
即使躲进黑夜里躲进地狱里躲进
唏嘘哀告的安全区也躲不开蝙蝠追杀的翅膀

北京猿人的头盖骨在一个没有反抗的晨昏走失
不同颜色的风在以后的岁月里左碰右撞。在海底吗?
在陆地吗?您说——在哪里?靠什么佐证?!
连二十世纪的星星也缄默无语。猿人
把三维的目光伸长到现在。即使
按着搜索键不放也找不到自己真正的模样

                五
棉絮或者冰甲。蛛网或者烟黧
始终无法解读茂林地区那年那月那场雨骤风疾
无边落叶潇潇而起。这叆叇而承重的乌云
在黎明和黄昏的扉页上尖啸!九千多名兄弟呵
在电闪雷鸣中突围 
呐喊。殷红地站在云端里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曹植的那声清唱
泪如泼雨从此湿透了好几个世纪

天空云雾缭绕水生风起。一个甲克虫
在战争的粪池里浑水摸鱼。终于
剿匪读本激怒了西安那一天有良心的雨云。一个独裁者
大汗淋漓向我的笔端跑来。问我
藏身的洞穴在哪里?华清池的脚步声
震醒了大地

图片

                  六
一闪!又一闪!历史学家看见
一柄剑一道闪电血光嘭溅。刀戟斧钺刺穿一九四零年
一百零五个团的马鞭喊不出的疼痛快乐着
雷声隐隐!挺直是一座又一座巍峨的山

猎人来了不肯俯首的睡狮怒吼了
猎人来了不愿称臣的清纱帐愤怒了
猎人来了铁锤镰刀和破草帽潮水一样卷过大地
猎人来了江河与山峦是沸腾的松涛
快打开门老乡!你看那倒下去的是亲人的身影
快打开门兄弟!你看那站起来的是旌旗如潮

像我无法连贯的思绪……铁路走失在
一个安谧而寂静的黄昏
公路桥梁在飞奔中一截一截断了。鹰!
愤怒的鹰展翅而起。一千八百余次的扑击搏杀和鏖战
在千疮百孔的熹微中燃烧

从火山口来的国度在黎明就看见了自己的末日
一缕又一缕狼烟在霞光万丈中云散烟消

                 七
从芦苇荡从高粱林从城墙上出来
从碾盘下从柴垛间从地道里出来
从山的那边漫过来从森林的那边钻出来
从战壕里跃起来从担架上爬起来
太阳一样从海的那边来月亮一样从夜的那边来
我的缠着绷带没有名字和像样服装的兄弟呵

风……风啊!来自美利坚的风来自西伯利亚的风
还有白的黑的腿跑过流血的废墟和瓦砾
不同语言的河流和大刀呵向魔鬼头上砍去!

最后一战的马蹄声
如奔腾的黄河敲击着大地

一朵又一朵生命之花在凄艳地绽放
一位又一位来不及展读的青春饮弹倒下

缠绵的爱情长发如云猎猎地在硝烟中飘逸
后现代派的月亮再也哽咽不出春花冬雪的歌
我多少次看见椽木一样的笔在炮火中坚守着阵地
我多少次多少次看见飞虎队的蓝鸟在迎击乌云
明天!明天啊!第一个簇新的太阳将温暖晨曦

                     八
一把刀鲍丁解牛在岛国的背后凄艳地闪光
绝望。弄脏了亚洲好多好多星星开花的草场
太阳旗坠落下来坠落下来的太阳旗像秋后风和树的翅膀
潮汐在那个早晨跌入低谷
一曲激扬而雄壮的歌呵!终于
终于鼓荡在白云悠悠的天上

鲜花在七大洲飞舞呵,泪水在四大洋徜徉!

在你和我在你们和我们在黄皮肤和黑皮肤。欢畅的风
在不同国旗上热烈流淌!太阳!负伤而缠着绷带的太阳
喜极而啼奔走呼号的太阳!太阳啊从
蓝蓝的磅礴的海洋的臂膀上起来的太阳!今天 
露珠!好多好多的露珠
多么急邃多么晶亮地滑过那段哀伤

——八年。十三年。甚至大半个世纪
多么漫长的黑夜和死亡多么

多么血腥和杀戮多么惨烈和悲怆
亚马孙河汩罗河长江即使汩汩汤汤永不停息
也控诉不完屠刀和绞索的罪之殇

羞辱五分钟!时间一分一秒从历史的肩膊上隆隆划过
在那里。我悲喜交加的脸庞泪水滂沱
从云正在酝酿着雨的疯狂从闪电正在集合着雷的力量
我看见太阳!我看见太阳啊
多么艰难地跋涉求索在黎明的路上

五分钟?为什么为什么只是五分钟?!
滋事的狗举起的尾巴就匆匆下岗


 图片
               九
通知那些被肢解的胳膊被血液饱灌的土壤和
身首异处的灵魂从万人坑从化学实验场从
布满弹片的弹坑中起来!站起来

通知博物馆飞机车队坍塌的城市和那些张皇的脚步声
以及被炸弹肢解的的悲怆感伤与凄凉从东北从
台湾从所有正义曾经被云朵绞杀的屠场起来!站起来

通知那些在阴或者阳的每一个角落偷偷做网的蜘蛛
调情的红男绿女;通知那些猜拳行令慷慨激昂
出门一拱歪之呼的酒瓶;通知那些在一杯茶
一张虚假的报纸后面挥霍掉了的所有的青春起来!
站起来

通知那些坐在赌馆舞肆甚至大街上也红着眼睛的
蚊子苍蝇们;通知那些在“国耻日”红簇绿拥婚嫁迎娶的新人
连同那些在靖国神社的神龛下长跪不起的爬行人
是的。也请一同通知他们起来!站起来

到血腥泛滥的海洋到硝烟弥漫的天空到冤魂号叫的战场
到伫立在阵地至今仍然不会倒下的旗杆下
去找寻去赎买去祈祷去拯救自己或者别人那些没有骨骼的
精神饥饿的翅膀和灵魂

                   十
……我梦见六十年前种植的细菌狞笑着
打着喷嚏和喝欠在孩子背着书包哼着歌儿上学的早晨
睁开了绿色的眼睛。毒气弹
就在你和我耕种的稻麦田里的那边水蛇样伸长脖颈
开花的谎言唾沫横飞玷污了圣洁的课本

课本?我惊愕地发现这行尸走肉至今还端坐在梳妆镜前
厚厚的粉底和麝香掩埋了一代又一代青春
抹不去抹不去又如何抹得去那么多
无法安息的黑色的血液白色的脑浆和红色的呻吟

我知道有些人试图捂住捂住这些扑面而来的意象
捂住这些被子弹撕裂的胸口捂住
三千五百万只鸽子和那么多无法起飞的生命
可是我敢说即使用左手捂住啊!血水
也一定会从右手呼啸而出

为什么为什么?!我举殇问屈原  
屈原仰头问苍天——谁告诉我们?!七十年前后
一些梦呓一些膨胀一些罂粟一些带腥臭的云或者雨
为什么会还会狂人一样蝇营狗苟东张西望

住手!一个处于风口浪尖岩浆火山的民族
我要正告他——要拯救自己正在沉没的灵魂!我这正告
我这正告啊如何面对在苦难的深壑大渊中捞起来的土地
和那么多那么多屈死的冤魂

在今天。我这祭奠我这沉重得 
无法行走的祭奠啊匍匐在我的笔底泪水淋漓
一个世纪的云雨……在痉挛在哽咽在颤栗在怒吼
在撕杀。于是。我吼我大声地吼——

警惕啊!孩子们
警惕另外一种和SARS一样可怕的复活
我的至今还在疼痛的心灵种植和平的父兄和子孙

图片 
       

日本在中国的学校、风情街和战犯祭奠寺庙——国人啊,要警惕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文化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whw.kim/?p=12384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 亦然

评价:理想世界的鹰、蚂蚁和大象。 名言:人生,就是不断地战胜自己的过程。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列表(1)

  1. 日本灭亡华之心不死——日本在中国的学校,大连风情街,教科书事件,南京玄奘寺事件,联手美国干涉台湾——中国人啊,不可不防,不可以无原则改开,而忘记历史!谢谢朋友们的转载和推荐! ​​​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