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亦然视界 血·蚊子·官场——兼与友人商榷

血·蚊子·官场——兼与友人商榷

  亦然  血,之于自私而又吝啬者惜之为一切,之于慷慨而大度者弃之若羹汤,甚至抑或可望在正义和公理的旌旗下,扼腕赤膊以济命活人。当然,其对于生命的重要…

  亦然

 血,之于自私而又吝啬者惜之为一切,之于慷慨而大度者弃之若羹汤,甚至抑或可望在正义和公理的旌旗下,扼腕赤膊以济命活人。当然,其对于生命的重要性,勿须赘述。但是,友人近日与笔者闲暇聚首,偶然由官场谈及蚊子与血,颇多嫉恶如仇,忿忿不平。也许因为我也身在官场,吸血蚊子的泛滥成灾,似乎我也“功不可没”,逃脱不了关系似的。回来之后,感悟萦怀,挥之不去,如骨哽喉,不吐何快?于是,坐下,敲起键盘来,想唠叨几句,一则略舒忧心,二则兼答友人。

    首先要说起的是蚊呐的童年时代。大凡喜湿好龊的幼蚊,初时,总也报恩怀德,憨直诚耿,颇有几分君子风范,甚至丈夫色彩的。友人说,也许是“‘蚊’之初,性本善”之故吧。你看,它即使小至肚中饥了,也会嗡嗡嘤嘤,不遮不掩,甚至大张其鼓地向你索要,张着能言善辩,巧言佞色的嘴,吟着动人魂魄,迷人心窍的歌,编一套引经据典,令你不得不心悦诚服的大道理,伪装得清廉正统,烂漫天真,唯“蚊”独醒。其信誓旦旦,嫉恶如仇,大有引领“蚊”界潮流,世界舍我其谁的坦荡风范!其民主风度,坦诚精神,直让你感动得热泪横流,庶几竟然忘却其吸血的本性。只有一些颇识世道故事,善于营营苟苟,通达圆滑的“梁上”先生,才慨然放血,隐忍不言。故此,诸公们不但迅疾得到“蚊呐”的提携庇护,而且不免“弱水三千”尚可残羹冷炙“取一瓢饮”,终于修得个名利双收,荫妻庇子的正果!而老实寡言,听见“拿来”或者“孝敬”一词就面红脸热者,便不管六七四十二,或者唠唠叨叨,既得罪了神仙,又难得宠割爱,最终只取一个“良民证”去了,或者只抱块“和氏璧”,偏安一隅,打入冷宫,走进历史罢了。

    其次要说的是蚊子的中年时节。这时,你会赫然发现,经验瓜熟蒂落,事业如日中天,趣于功成名就的成蚊,已是对官场厚黑学、黑格尔的存在主义、达尔文的进化论颇有研究的学者了。它知道,此时,如何把握年龄向下,事业向上,精力向下,“钱”途向上的大好机遇期,可谓是它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的最大任务了。因此,它迅速顺天应人,总结修正。不再喜形于色,不再呼唤民主,不再为名至而实不惠的虚无声誉而劳心尽力,而是用心专一,着意研究,对供血者的梯队建设先后、种类、优劣,进行哲学思辩,把吸血实践总结提升到理论的高度。于是,终于有好事之专家近日截获破译的“蚊”界密码为证。密码说有五种“人”是饕餮们喜好的首选目标。即:一曰多脂,二曰多汗,三曰多嗜酒,四曰多脂粉气,五曰呼吸多二氧化碳。其实,友人在高谈阔论之初,并不知道缄默不言的我掌握如此第一手资料。实际上,我对于友人的言辞犀利是不抱同感的,虽然上述“五多”者,每每被重用提携十有八九。直到我初始由上述“五多”而联想开去,才方始惊觉“官场与蚊界之喜好,何其相同乃尔?!” 前后想来,居然目瞪口呆,无话可说!譬如,想起一把手负责制,一支笔签批制,一言堂会议制,一言九鼎,一锤定音……等等等等,想起诸如此类,不一而足的专制机制和它衍生培养的附属物,想起政界“蚊”界如出一辙,上有好者,下必甚焉,而且大有愈演愈烈,乐此不疲之势,汗水竟也淋漓而下——原来,袁世凯之幽灵竟然还在?!你看,有这“多脂多汗多嗜酒”的土壤,蚊呐岂不昌盛?有这物以类聚的基础,朋党岂不发达?怪哉!

  其三要说的是秋蚊垂暮时期。走过激情澎湃,留恋黄金中年,秋天的蚊子见多识广,沉着冷静,气定神闲,不惊不咋,稍有不慎,便在不知不觉,不声不响之中,乘其不备,令你上当受骗。它对于你拿扇子打,用艾草曛,已有成套经验,大可勿须风吹草动。比如,机构精简,冗员剪裁,中央三申五令,而应者寥寥,或左减右加,或甲地处分撤职,乙地提拔晋升。有个县改革后,一个乡财政所安置不下,只好再添设一个结算中心,计有十三四个余,何也?友人说这“有枪(钱)”的政权和“有章”的政权,如果是你,你裁谁?这叫特权政治。其实,他不知道这仍然叫“五多”政治,你说“多脂多汗多……”的单位和老爷,谁敢造次?因此,你有政策,我有对策,上下一心,半眠半醒,你奈我何?更可恶的是,它竟然把官场无尽的细菌、病毒,早已悄悄植入在你的血液里。比如鲁迅先生笔下的“吃人”就似乎沿引到了今天!因为你要在这土壤中“活着”,有人“吃”你,你必“吃”人,否则,岂不怪哉!现实中,人们总认为,“多大的池子养多大的鱼”,吃点喝点用点见惯不惊,见惯不怪了,水清则无鱼罢。可是,有些蚊子,几乎不受“秋”的限制,官位的高低与年龄大小恰成反比,官位越做越高,年龄却越活越小,这种人尤象秋蚊,可怕!

  由此可见,蚊子是吃血的——这是本性,正如狗吃屎。我想,记住这句话,就明白了伏契克大呼小叫——“警惕啊,人们”的深意了。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有些“博爱”学者会从“生物链”和自然规律的角度,或从“稳定压倒一切”的高度,以黑格尔的“存在就是合理”作论据,来著文相驳。说如果没有血了,就不会有蚊子,没有了蚊子,蚊子就正如从前的麻雀今天的珍禽样,人类是要得到报应的。因此,不要破坏蚊子的生态环境,不要让一个可爱的物种进入频危动物的藩篱!虽然如此,笔者还是要说,有些东西是大可不必让它存在的,尽管我知道它们大有存在的历史、经济、社会、政治的渊源和基础的。我说这话是准备要获罪有些台上台下的大人先生们的,因为,中蚊呐之毒深且久矣而不得已加入蚊呐家族的人,据查,确不是极少数,仅“路透社”就可列举出一二,甚而至于若干。何况,血是永远会有的,因此,蚊子是不会灭绝的。

  所以,如果你只想太多劳驾纪委、监察、法院是不够的,或者你只一个人在那里慷慨激昂要死要活也是不够的。你首先是必须保证自己不被同化,不吃不拿或者少吃少拿,切忌变成“五多”系列的一员,你就会在反腐呼声势如潮涌,法律制度利刃高悬的今天,在工作中尽职尽责,用心用力,解民怨,顺民意,则可望在除“四害”的运动中少出或不出“汗”。时常“三醒”吾身,则,幼蚊、成蚊、秋蚊,管它什么形态什么方式,一律不给它存留发展的土壤和滋生的空间,然后,你、我、他,我们每一个个体,每一个集体,每一个角落,每一个旮旯,每一叶心灵,都行动起来,都把窗户敞开,让阳光进来,蚊子还有发展的空间么?

  以上,算是与友人关于血与蚊子的争鸣后的一种回答、探讨和商榷,更是对自己洁身自好,不要脱变为蚊子的一种鞭策和警示。虽然,我也身在其中,但是,近二十年的官场“游泳”和身感体受,我要告诉友人,好人还是偏多的,你和我都要对未来充满信心。因为,中央的决心,人民的呼声,民主的力量势若破竹,浩浩汤汤!快听,在我坐在电脑前敲打这些枝零碎块的时候,书房的窗外传来了一阵紧似一阵的警车长鸣的声音!——噢,该文是该让它结束了。

                                         2022年2月 整理1993年11月旧作 半醒居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文化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whw.kim/?p=9340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 亦然

评价:理想世界的鹰、蚂蚁和大象。 名言:人生,就是不断地战胜自己的过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