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亦然视界 亦然批判. 从“镜子”说起论后人对鲁迅的怕与“黑”

亦然批判. 从“镜子”说起论后人对鲁迅的怕与“黑”

《从“镜子”说起论后人对鲁迅的怕与“黑”》 ——兼答《今日头条》友人的“后人何以老黑鲁迅” 文/亦然 怎么回答朋友提出的“后人如何老黑鲁迅”这个问题?这是一个事关历史与现实的大课题…

, ,
, ,
《从“镜子”说起论后人对鲁迅的怕与“黑”》
——兼答《今日头条》友人的“后人何以老黑鲁迅”
文/亦然

怎么回答朋友提出的“后人如何老黑鲁迅”这个问题?这是一个事关历史与现实的大课题,早已如骨梗喉,不能不说,却又不知从何说起。思忖纠结良久,一早起来,突然看见身边正在阅读的《红楼梦》,想起其中雪芹兄多次引用的一个别具深意的一个意象——“镜子”,突然来了灵感——于是匆匆落墨,但愿与朋友有所共享共鸣。


镜子这个意象,在《红楼梦》里有最诡异的描写,曹雪芹用他试过两个人,一个是贾瑞,一个是贾宝玉,我们在这里的话题,只需从贾瑞照镜子说起。
《红楼梦》中说,破落户子弟的贾瑞,“最是个图便宜没行止的人”。由此可知,贾瑞的行为不端,无德无品,由来已久。果不其然,色迷心窍的贾瑞觊觎凤姐的美貌,先是制造偶遇,继而登门骚扰,惹得王熙凤设局,让他害了一场相思病,躺在床上奄奄待毙。恰在这时,跛足道人送来一面镜子,这面镜子叫“风月宝鉴”。那道士叹道:“你这病非药可医!我有个宝贝与你,你天天看时,此命可保矣。”道士所说这镜子,出自太虚幻境,为警幻仙子所制,专治邪思妄动之症,有济世保生之功。但要切记,这镜子不要照正面,只能照其反面。因为,从这“风月宝鉴”反面,贾瑞照出的了一个骷髅,本来这“骷髅”虽有一时恐怖,却能治愈沉珂顽疾,所谓“良药苦口利于病”就是这个道理。而此时的贾瑞早已情入迷障,偏要看正面,原来正面照出的却是令之神魂颠倒的凤姐。看着凤姐向他招手,他早已着魔一般跟了进去。结果呢,当然是丧命空空艳福。

以此类推,我们再来试着推演一个假设,如果也有这样一面“镜子”,天天将反面挂在“你”家的堂屋、窗前或者拿在“你”的手中,照出你一副风流倜傥、人模人样的背后——为人的卑劣、黑心、阴毒和奸诈;照出“你”钱多如树叶的少数“先富者”的背后——为富不仁,对于地震灾难、武汉疫情、贫困帮扶、学生失学等麻木不仁;照出“你”少数经商者的背后——良心殆尽,制造假药假疫苗、丹顶红、毒奶粉以及食堂有毒有害食品事件;照出“你”大权在握的几个高座者背后——为官不仁,为虎作怅、对待权贵则低眉顺心、如事父君,对待弱小则颐使气指、如狼似豹,对待资本和孔方兄则开车门、流口水、坑病人、吃学生等等这些“衣袍里的小来”……然后再对着你,雷劈似的大吼一声,再问你一句——“朋友,自古如此,便对么?”
你看,这“照妖镜”对心中有“病”、身体有“病”、精神有“病”的人,有多可怕、多吓人、多可恨!其实,这“照妖镜“不是别人,正是一些后人都想黑、都在黑的一手拿投枪、一手拿手术刀、“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的鲁迅!
本来,如果从鲁迅这面“镜子”的正面看,我们看见的都是一副副道貌岸然、衣冠楚楚的正人君子,如果拿着这面镜子——以鲁公文章批评、谩骂和痛恨的事项为戒,时时刻刻从这幅镜子的“反面”来观察自己,你会发现,这镜子不是害人,不是吓人,而是在治病救人,在警醒警示。虽然,它可能照出了“你”的卑劣和肖小,让你看见了自己的“骷髅”形象,但是,它给你严厉指出,再喝斥你改正,然后让你一日三省吾身,将你从背离民心、背离道德、背离人性的边缘挽救回来。可是,一些人并不这样想?和贾瑞一样,他们“钱迷了心窍”、“色迷了眼睛”,“衣袍下面的小”迷住了人生方向,他们怎么知道鲁迅先生“救救孩子”的深意呢?于是,他们吓得要死,怕得要命,恨得切齿,恨不得马上把这多事的“照妖镜”撤下来,如果照着鲁公的话“连皮带肉伤筋动骨”都撤不下来,那就连同墙壁、连同堂屋,连同写在纸上的章程规矩,都要统统坼掉——如果不撤掉,“你”不像“赵家的狗为何多看我一眼”的狂人一样疯掉,那才怪哉。
于是,一些人便开始千方百计要抹黑要坼除这明镜高悬、照得妖怪原形毕露的镜子,甚至要铲除这些能够容纳和生长的”脑后的反骨“,等着“地下火烧”的“野草”,能够看透自己的火眼金睛的鲁迅的书、文章和鲁迅的精神!
他们害怕读《狂人日记》,害怕翻开历史,害怕承认字缝里行间写的“吃人”的两个字!他们都想千方百计“黑鲁公”,他们何以害怕一本书、一支笔、一个已经死了好多年的老头,因为他们渴望因这份“黑”的功劳,既掩饰自己的贪占与攫取,遮蔽自己的卑鄙和肖小,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与威权,又可以“也分一片肉吃”。比如:在文化上,一些”霸主“,慢慢将鲁公的讽刺性、战斗性、匕首性的文章,从书本上撤换下来,将汤姆啊约翰啊等外国的月亮高高地挂上课本的天空;在宣传上,一些影片拼了命将伟人将鲁公塑造成小人化、贫民化、俗气化形象,巴不得比自己还平庸,包括说他与许广平的爱情也是“包二奶";一些网络,组织大批水军,端起”洗脚水“,对着这面可以看出自己“小”来的“镜子”,他们如临大敌,啸叫如兽,辱骂、抹黑和抵制……在一些场面上,还有多少人敢在会上提鲁公么?他们要和谐不要斗争,要维持不要改革,对于新时代“四个伟大”特别是“伟大斗争”的指示,熟视无睹,充耳不闻,以为现在和平了建设了,鲁迅过时了,鲁迅过激了,甚至大多一提到就暴粗口、就沷大粪,他们巴不得除之而后快呢!
是啊,他们怎么能不怕呢?又怎么能不“黑”呢?我们稍微选几句鲁迅的语言,就可以窥见他们痛心疾首的原因之一二了——
对一些固守权贵利益的人,鲁公鼓励改革和摧毁,他这样写到:中国各处是壁,然而无形,像“鬼打墙”一般,使你随时能“碰”……能打这墙的,是胜利者;对一些长于内斗和奴役的人,鲁公这样怒气不幸:自有历史以来,中国人是一向被同族屠戮、奴隶、敲掠、刑辱、压迫下来的……每一考查,真教人觉得不像活在人间;对于一些习惯于吃人的人,鲁公这样警告着:你们要不改,自己也会吃尽。即使生得多,也会给真的人除灭了,同猎人打完狼子一样!同虫子一样!对于伪装者和形式主义者,鲁公这样讽刺道:面具戴太久,就会长到脸上,再想揭下来,除非伤筋动骨扒皮;对于习惯高谈阔论却又彷徨不前的人,鲁公这样提示道: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贪安稳就没有自由,要自由就要历些危险;对于那些麻木不仁或者沉默自保的人,鲁迅这样预言道: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
这国骂,骂的何等痛快淋漓?这投枪,刺的何等一针见血?他骂的何等的好啊!其实,鲁迅骂的不是中国人,而是中国流毒了上千年的劣根性。他呼唤“真人”,他相信只有“真人”才能就救中国!历史已经证明,这个“真人”就是正在领导我们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中国共产党!
这骂难道不好么?他们为什么要黑?道理已然摆在那里——“黑”是因为“怕”,他们怕谁?其实,鲁迅已经死了。他们不是怕鲁迅,而是怕鲁迅留存下来的那些精神产品——怕那些他们想撤去却怎么也撤不去的一面面“照妖镜”——告诉你,因为,他们是怕自己。
在我们要结束这篇交流的文章的时候,我熄灭了台灯,抬起头来,突然好像看见一个拧紧眉头,吸一口烟,再继续埋头伏案在写些为“正人君子”之流所深恶痛绝的文字——我想喊:鲁公,放下你的笔休息去吧,一些人在骂你,一些人在黑你,何必呢?鲁公不以为然,抬头对着我说道:
“战士战死了的时候,苍蝇们所首先发见的是他的缺点和伤痕,嘬着,营营地叫着,以为得意,以为比死了的战士更英雄。但是战士已经战死了,不再来挥去他们,于是乎苍蝇们即更其营营地叫,自以为倒是不朽的声音,因为它们的完全,远在战士之上。……然而,有缺点的战士终竟是战士,完美的苍蝇也终竟不过是苍蝇。”是啊,我恍然大悟起来——朋友,让我们一起开口读道:“去罢,苍蝇们!虽然生着翅子,还能营营,总不会超过战士的。你们这些虫豸们!”

            (该文2020年3月9日,发表于《今日头条》 )

作家简介:亦然,巴河人。现就职于某市委机关。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小说协会会员,延安文艺家协会会员。
著有长篇小说《通河无言》、诗集《巴河的早晨》等。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文化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whw.kim/?p=7129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 亦然

评价:理想世界的鹰、蚂蚁和大象。 名言:人生,就是不断地战胜自己的过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