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亦然视界 “爱”乎?“性”乎?从昆德拉小说《玩笑》出发驳人教版的“玩笑”

“爱”乎?“性”乎?从昆德拉小说《玩笑》出发驳人教版的“玩笑”

救救孩子吧!愚等以为:这课本事件,已经污染教育、动我国基、伤害民心久也!早在中国编辑不汉语大辞典系列时候,据说要加入某个体系,必经过外国某机构审定,其间就按照它们意图被动修订和删除…

救救孩子吧!愚等以为:这课本事件,已经污染教育、动我国基、伤害民心久也!早在中国编辑不汉语大辞典系列时候,据说要加入某个体系,必经过外国某机构审定,其间就按照它们意图被动修订和删除上千条词条;几年前,新疆教材问题刚刚以死刑落幕,最近又有一篇《全面起底:美驻外使馆全球撒钱,秘密送中学生赴美洗脑》等等事件,还不足以引起重视和惊醒吗?!可是,用花生脑袋来联系,用香港脚来思考,为什么发现问题的总是国民,总是网民,总是“愚民”!那些高堂者呢?那些手拿戒尺、足踏印章、口必称西方的专家、团体和利益链条呢?你们在干什么?你们在做什么?

“爱”乎?“性”乎?

昆德拉的小说《玩笑》说起驳人教版的“玩笑”

亦然

举目环球,最近有两件烧心的事,牵动了笔者的心——一是国外的北约东扩所致的俄乌冲突;二是世界性的新冠变异四处冒烟。举目所见,“视界”够凉心了,“躲进小楼成一统,休管春夏与秋风。”与大多数国人一样,我向来是以之Q先生的精神疗法为陶醉的,却庶几不敢继承一点迅哥儿的“横眉冷对千夫指”的刀刃风格的。何况,这些事儿,一则战火远在欧洲,二则“脓疮”害在别人腿上,你我何必故作杞忧而影响清休呢?于是,我照旧争时抢日,一头沉浸在米兰.昆德拉的小说《玩笑》中,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可是,让亦然没有想到的是,世上有些事,总是相伴而生;有些玩笑,总是异曲同工!最近,东西方又先后开了两个玩笑——一个是美国学校的枪击事件,另外一个是“人教版”的课本事件。这一对无趣的冤家,几乎同时在网络上发酵,只是一个群体在国外,一个群体主要在国内(何为“主要”?有些人有些事不是势必“国际”吗?)。不过,我并不以为这地理殊异、国度殊异、几乎南辕北辙的两件事事出偶然,细思相同之处,不禁让人两股战战、泠泠冷汗!

比如,美国的枪支事件,不是一天两天了吧?可是某国不管高高在上者,还是某些集团,尽是吃军火这碗饭的——吃这饭,能砸自己饭碗吗?所以,改了吗?结论是“改不了”。我国的课本事件,不是一天两天了吧?历时十年之久了,国人一举报二反映三发声四愤怒,直至“舆情”燃爆,一路燎原突发而不可收拾。本来,在我们具有极大包容量的国度里,自古就崇尚“杀头不过碗那样大个疤”“没有过不去的坎”的阿Q风度里,一些人如果有错快认,有错快纠,抓紧改了,就蜘蛛网一抹,照样可以端碗吃官饭,丢碗携私货,或趁你不注意,提笔再画几幅性器官,再在教科书和字典、词典里排泄点诸如“玩——玩弄女性”等“垃圾”,再猛咬幼稚的孩子们一口,一切可能又平安无事了。可是,吃课本吃孩子这碗饭的,改了吗?没有改。本来,我也可以继续沉浸在昆德拉的《玩笑》里,继续沉醉在“地球就是同一个村”的大同世界之间,不用说这些无用的废话的,以致获罪友邦事小,伤害国内一些友人事大。因为,不管网议如何积怨?不管民心何等沸腾?在一些机构眼里,都是“个案”;在一些专家心里,都是“小事”——总之一句话:都是一个“玩笑”——哈哈,玩笑乎、玩笑哉、玩笑而已!

是呀,本来,“玩笑”开了就开了吧——这玩笑本来已经开了这么多年(一些孩子的腰带问题等社风世风是否与此有染?)!可是,这两天,打开网络,我的小心脏却被某权威的《XXXXX回应小学教材插图:虚心采纳,已着手重新绘制》的权威解释所击中,咀嚼半晌,发现一些解释异常有趣、异常高明——譬如:一是“二审三审未过”所致;二是因为“画法画风”、“艺术水平”、“设计质量”等问题所致……呜呼,面对如此高级玩笑,面对如此将家国基石、教育诟病、国人蒙耻、后代受害的天大“玩笑”,化大为小、化腐朽为神奇的功力,我等吃瓜的网民还夫复何言?

天!这错认得?如此说来,错不在教科书,错还在于国人了!字里行间,恍惚还是在谴责国人锱铢必较、吹毛求疵之错了!

那背面的意思,初始回味着,还甘甜;再行回味着,就反酸!譬如说,有啥了不起的,不就是“二审三审未过”的事吗?——人吃五谷杂粮,谁还没个错;不就是“画法画风”“艺术水平”的事吗?画风嘛,拾人牙慧就是与时俱进、就是对接国际社会,你们不学无术,自然不知好处,不懂后现代或者后后现代;不就是个“设计质量”等问题吗?——质量问题就是个案而已,就是一座桥梁垮塌,一座房产事故而已,有啥莫名惊诧的?网民们、国人们:我们的一些事,一些领域,不是“事必向西”、“向来如此”么?孔乙己这时一定会战出来,扁着嘴巴,提着长衫,如此对着我的鼻梁骨,一阵指指戳戳,说道——“向来如此也!”

是啊,既然“事必向西”“向来如此”,我无法不再与昆德拉的小说《玩笑》联系起来。其实,昆德拉的玩笑并非真的是玩笑,而是以标题来“媚俗”或是“刻奇”(Kistch),因为,只要你稍加读下去,你很快就会发现,他的这本叫《玩笑》的小说里面,只有两个永恒的主题词——一个是“爱”,一个是“性”。这让我禁不住想问问:人教版在学生的课本上,化了那么大的心血,请了那么多的专家,耗了那么多的“孔方兄”,却苦心孤诣地将他国之旗,穿在国人身上;将中国的国旗倒置悬挂;将日本的飞机飞在国人孩子的数学课本上;将他国随处可见的性自由、性文化、性器官、性暗示等等,艺术地画出来,放在中国孩子的面前;最令人不解的是,他们还念念不忘要在《新华词典》和《词典》里楔入私货,包括组词也念念不忘要植入玷污女性的内容;甚至十来年,在儿童读物的各种漫画、电视电影、网络和各类出版物里,统统植入“器官”“感官”和“愚落至死”等西方“文明”……等等等等,诸如此类,这些,有啥奇怪的?不只是像昆德拉的小说一样,只突出了两个字——“性”+“爱”吗?

嘿嘿!于是,我恍然大悟起来!

还说什么呢?原来,小说戏说也!与比昆德拉,昆哥写的是成人的“性”与“爱”,人教版教科书画的改的也是“性”与“爱”——只是,画家、编辑、编审团队和出版社,忘记了教育的本能,忘记了受众的对象,忘记了自己所说的“育人作用”(是故意,还是真忘?),反正它们是把人的性器官公开挂在外面,像手榴弹一样,而且还不忘让女生盯着瞅瞅,像昆德拉一样非常专业地展示了“性”;说到“爱”,我想,是否就连国旗的倒置,就连国人穿外国服,是不是也是另外一种颠倒了方向、却顺应了有些“潮流”的另类的“爱”呢?是不是自己胸怀西方、也要孩子们胸怀世界的“大爱无疆”(真的“无疆”了啊)呢?以此想来,它们是不是也从昆德拉的小说《玩笑》里,学得了一些皮毛或者精髓,用自己的笔深刻地反映了人类、兽类的共同主题——“性”与“爱”呢?

如此说来,前者是《玩笑》,后者也是玩笑!嘿嘿,你看这“玩笑”开得!

且看:如果不是当一个“玩笑”来看,怎么解释XXX的权威说明,比如:“我们关注到网上有关小学数学教材封面和插图的意见”——注意:这里说明了两层意思:一是,在时间上,到今天“我们”才关注到了,哈哈,真不官僚——十多年前的版本事儿,到今天就关注到了……你看,这速度!二是,在定性上,将网民定性为“意见建议”,网民吗?就只有意见和建议权了,既然是意见和建议,那当然可以理睬,也可以束之高阁,一番“拖刀计”下去:那么,网络民众的监督、质询、抗议权或者进而其他质询等权呢?三是,在态度上,“及时组织专家认真研究”——注意是“及时”、“认真”、“虚心采纳”,还加上所谓的专家“研究”,这些词句一路下来,这态度怎一个“好”字了得?!

愚等小生以为:这课本事件,已经污染教育、动我国基、伤害民心久也!早在中国编辑不汉语大辞典系列时候,据说要加入某个体系,必经过外国某机构审定,其间就按照它们意图被动修订和删除上千条词条;几年前,新疆教材问题刚刚以死刑落幕,最近又有一篇《全面起底:美驻外使馆全球撒钱,秘密送中学生赴美洗脑》等等事件,还不足以引起重视和惊醒吗?!可是,用花生脑袋来联系,用香港脚来思考,为什么发现问题的总是国民,总是网民,总是“愚民”!那些高堂者呢?那些手拿戒尺、足踏印章、口必称西方的专家、团体和利益链条呢?你们在干什么?你们在做什么?

其实,正确的态度摆在面前:一、错就认错!而且必须。这是积极的改正错误的先决条件;不认错,还打起灯笼火把找理由搪塞,这啥啥……呀?二、知错就改!而且立即。这是取得国人谅解和平息网络事件热度的重要方法。否则,说一大堆研究啊,专家啊,那么国人“愚民”要问了:你们以前没有专家,没有研究、没有把关吗?三是,彻查追责。这是必然!何错之有?错在何处?寻根摸瓜,立即追查、必须全覆盖、全系统、全天候举一反三,治其根本,追其源头,绳之法纪!

不如此,则让人教版出版社的祖先叶圣陶先生情何以堪?不如此,则让我们自己的良心、后继孩子们的未来、中国教育的希望、民族复兴的基石,从何谈起?!

亡羊补牢,尤为未远。应该来一场飓风——让暴风雨来得更加猛烈些吧——横扫全部儿童出版物,全部教课工具书,全部大中小学阅读物,全部出版社,而不是吞吞吐吐、云雾缭绕、脚痛医脚、手痛医手,非要等“网民受不了,孩子伤害了,国人不赖烦了,上级追究了”,才“事后诸葛”,最后才在《西游记》里找几个临时工和体制外的假神仙来背锅吗?在有些人已经开了一个玩笑的前提下,如果再推诿拖延,再麻木不仁,再蒙蔽视听,如此玩笑戏剧下去,将玩笑开到“国际”上开到外星上去,那就真的难办了!

朗朗乾坤,太阳在上!浩浩人间,民心其中!还好,东方风来满眼春——昨天,教育部已经出面彻查此事了!不需我等忧心,自然有人出面三问——何以这样?谁该负责?该负何责?亦然怕事,所以选择“六一”这个国际儿童节(有些人不是“事必国际”吗?),才敢出来说话——我怕:如果官方不出来说话,又要被某人加上“民族主义”、“过分解读”、“上纲上线”、“网络暴力”等等帽子棍子。伏契克说:人们!要警惕啊!孩子是祖国的花朵,书本中的插画、《字典》《词典》解读,课本内容的选择(革命英雄人物和鲁迅文章的下架是不是教育市场化、国际化、西方化的原因呢?),本来是开启未来世界的钥匙,是人生底色中童年色彩的美好记忆,是民族复兴的根本所在,岂能让内外势力别有用心任意妄为,岂能在国之大事、民族要事、未来天事上失职失察失误!世上之事,教育为大,教育之事,课本为大!别再让“玩笑”污了孩子们的心灵、乱了大中国的基础吧!

是啊!病灶当然是丑陋的,解剖的过程或有几分恐怖。所以,自然有“好心者”不愿意目睹这一切,他们宁可把红肿的病灶,当成艳若桃李的美丽,而把手持手术刀进行解剖的医生看成疯子!那么,让我们像全国的那么多国人样,都站起来,当一当这样的“疯子”吧,不给丑恶以机会,不给孩子以阴影,不给麻木以理由,我们该说就说,我们该骂就骂!写到这里,我恍惚看见,一个身影又横眉怒目,手提刀笔、匕首或者投枪,站在我们的面前,一声诧喝:

呜呼,可怜孩子!救救孩子!

2022年6月1日 亦然于巴河牧春园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文化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whw.kim/?p=11405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 亦然

评价:理想世界的鹰、蚂蚁和大象。 名言:人生,就是不断地战胜自己的过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